黄海晨刊,丈夫患尿毒症妻子毅然捐肾

图片 1

刘汉树捐肾救妻 目前妻子已康复出院

“现在孩子还小,我眼睛又不好,只有他活着,这个家才有希望。”周世敏为丈夫换肾的理由很简单,只是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不想看着自己的丈夫因为患病而早早离开她和孩子。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6-24 09:37:13

图片 2

记者 陈为峰 摄影报道 卢绪峰是不幸的,从2010年至2013年,做了5次大手术;卢绪峰又是幸福的,丈夫刘汉树捐出了自己的一个肾,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2010年3月9日,卢绪峰做了子宫切除手术。由于药物损伤,她的脸、腿出现虚肿。2011年分别到青岛、济南等地就诊,最后确诊为尿毒症。2012年9月份,到济南齐鲁医院一边靠透析维持生命,一边等待肾源。每周透析3次,每次上万元。 在漫长的等待中,她始终没有得到合适的肾源。这时,由于车祸高位截瘫的三弟刘汉新向刘汉树表白了自己的心声:“我虽然躺在床上,但肾是好的,把我的肾捐一个给嫂子吧。”于是,刘汉树背着妻子,和三弟到医院做配型,但没有成功。情急之中,刘汉树自己做了配型,没想到他的肾适合妻子。 在农村,丈夫是一个家庭中的顶梁柱,当刘汉树向妻子说明实情后,妻子一口拒绝了。但遥遥无期的等待和昂贵的透析费用,逼着卢绪峰让了步,同意接受丈夫捐肾。 2013年5月27日,是卢绪峰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在济南齐鲁医院,一个带着丈夫体温的肾,被移植到卢绪峰的体内。第一天开始排尿,第二天尿毒症症状消失。肾移植手术非常成功。由于特殊情况,卢绪峰又连续做了肠梗阻、阴道瘘和回肠手术。医院的病友称赞这位坚强的女人,更由衷佩服捐肾救妻的好丈夫刘汉树。医生告诉刘汉树,这是这个医院做的第二例丈夫捐肾手术。 2014年年底,卢绪峰回到日照。现在,卢绪峰靠服抗排斥药物在家休养身体,每个月去医院复查一次。从手术至今的2年多时间,共花费了40多万元;一盒价格1300多元、50粒装的进口胶囊,个人只需支付200多元;一盒800多元的胶囊,个人只需支付160多元。由于参加了“特保”,可以报销80%以上的费用,大大减轻了这个家庭的负担。 在捐肾20天后,刘汉树就回到日照,靠装修打工赚钱,20多天去一趟济南,送钱、看望妻子。女儿刘崇云2012年大学毕业后,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 29岁的儿子刘相雷,处的对象一听他家的情况就散了。三庄姑娘张艳了解到这个和睦家庭感人的故事后,去年5月1日向刘相雷抛出了绣球,并定于农历六月十二成婚。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危急时刻,刘汉树捐出自己的一个肾,给了妻子第二次生命,颠覆了流传了数年的“俗话说”。 6月21日,记者走进日照街道荣华社区这个充满爱意的和睦家庭,留下了他们生活中的一些片段。

4月8日,笔者如约在铜仁谢桥廉租房内见到了周世敏和杨长余这对患难夫妻。由于两个孩子在学校上学,只有夫妇二人在家中相伴。周世敏今年35岁,丈夫杨长余今年38岁,做完了肾移植手术的杨长余要时刻照顾好患有眼障的妻子生活起居。家中除了一台电视机和一台电暖炉,没有更多的大物件和基本装饰。杨长余告诉笔者,这套廉租房也是一位老乡送给他们住的。

虽然夫妻二人皆重病在身,但家庭和睦,二人也恩爱有加。

患难夫妻百事哀

病痛相继袭来

2008年的一天,对于在上海打工的杨长余夫妇而言,是命运的转折之日。杨长余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一检查,他不仅患有肝病,还肾功能不全。

由于当时打工收入甚微,杨长余放弃了到医院进行专业治疗,病痛发作时,就买点药止止痛。

随着病情的加重,杨长余不能再负担工作,只好辞工在家养病,一家人的生活靠着周世敏每月不到3000块的工资维持着。

2010年,周世敏怀上了孩子,不能继续工作,便辞掉了在上海的工作,夫妻二人回到了万山区下溪乡关田村油菜湾老家,以务农维持生计。

都说患难夫妻百事哀,无情的病魔同时缠上了周世敏夫妇二人。2011年,孩子出生后不久,周世敏发现自己的视力在慢慢下降,到医院确诊为“恶性青光眼”,医生说如果不住院治疗,或将失去视力。

2012年6月,杨长余将妻子送到湖南长沙的医院做眼部手术。

就在周世敏做眼部手术期间,杨长余的病再次发作,经检查已恶化为尿毒症。

医生告诉杨长余,尿毒症需要长期做透析,但透析也只是暂时减轻病痛,要根治必须换肾。无论是选择换肾还是透析,高昂的费用对于这个农村家庭,都难以承受。

丈夫生死徘徊

妻子不离不弃辗转送医

从长沙回铜仁后,杨长余住进了医院,持续一个多月的透析,情况仍不见好转,又转院到重庆,近两个月的治疗后,病情还是继续恶化。

随后,周世敏陪着丈夫辗转于铜仁和重庆的多家医院,医生都告知,如果不做肾移植手术,在哪家医院都是做透析,是治不好的,最后他在重庆一家医院做了半年的透析。

要做肾移植手术,必须找到合适的肾源。肾源到哪里找?找到了肾源又是否符合配型?有符合配型谁又愿意割下一个肾来救自己的命?还有做手术的费用……一系列的问题反复在杨长余的脑海里缠绕。

周世敏想,丈夫长期做透析,根本无法工作,高昂的医疗费也难以承受,说不定哪天就撒手而去了。如果将来自己的眼睛真瞎了,孩子怎么办?不如自己检查一下是否能和丈夫配型,要是能成功,就把肾割下来一个移植给丈夫。

于是周世敏到医院做了检查,配型成功的检查结果让她倍感欣喜,她可以把自己的肾给丈夫,可以挽回丈夫的生命。

为了家庭的完整

妻子毅然决定捐肾救夫

“一般是很难找到合适的配型的,在直系子女或父母之间比较容易配型成功,而夫妻之间能够配型成功的很少。要从她身上割下一个肾来移植在我的身上,需要经过她所有直系亲属的签字才行。”杨长余告诉笔者。

在获得周世敏所有直系亲属的同意签字后,2013年6月,杨长余成功做了肾移植手术,他的生命因妻子获得了新生。

“我非常感谢我老婆,是她愿意割下自己的肾移植在我的身上,让我的生命得到继续……”说着说着,杨长余哽咽了。

而妻子周世敏的话语则带着忧伤,“现在我眼睛也看不到了,肾也给了他一个,家庭的重担就都交给他了。治病欠下的50多万元债,只有慢慢地还了,现在只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平安地成长。”除了感谢老婆之外,杨长余也非常感恩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向亲戚朋友和银行借的钱,我们都用本子一笔一笔地记着,我们会慢慢地偿还,虽然现在还要频繁地往医院跑,但命保住了,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我活着,就要把债还上。”“他是这个家的希望,只有他活着,只有他身体健康,我和孩子才有希望,有盼头。”周世敏说着平凡的话语,却道着不平凡的生活。

本文由亚洲城yzc888发布于亚洲城yzc888,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海晨刊,丈夫患尿毒症妻子毅然捐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