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要闻,四川一男子为请假谎称女儿被拐

成都商报记者致电李某同事孙国刚,他已从警方处获知此事是假的,在此之前,他从未想到过这是谣言,也未想到李某会骗自己和公司。孙国刚称,按照公司的制度,这种行为将会被开除,现在正在往上报。

男子欲送走失儿童回家被当人贩 遭众人暴打入院

图片 1各大社交网站转的雅安3岁女童在家附近丢失

来源:日照日报 发布时间:2015-06-28 13:40:06

图片 2男子躺在病床上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张漫

警方通报称,该男子见小孩独自在路边哭泣便上前询问,在得知其想前往三道堰镇寻找父母这一情况后,该男子自称想帮助小孩前往三道堰寻找父母于是将之抱起欲乘出租车。

上出租车后该男子自称由于酒后言语不清将目的地说错,加之小孩不停哭闹,这引起了出租车司机的怀疑,怀疑该男子偷小孩,随后使用对讲机呼叫其余司机帮助抓该男子。后群众报警。

●遇到迷路的娃娃,男子打车送他去找爸爸。

●怀疑男子偷小孩,的哥立即喊人抓人贩子。

●因痛恨人贩,市民将该男子抓获并动了手。

●不过,相关人士提醒,不论是遇到迷路的娃娃,还是怀疑有人拐卖儿童,市民应做的都是第一时间报警。

昨日上午,一则消息开始在朋友圈流传:“昨天晚上郫县偷娃娃的遭逮到了,县医院门口遭打惨了……”不少人在朋友圈转发。家住郫县的冉女士也转发了这条微信,并在下面留言说:“该拖出去喂狗”。然而,几个小时后,她却得知,所谓的人贩子是她朋友的弟弟,“他不是偷娃娃的人贩子,而是想帮娃娃找到父母”。

朋友圈热传:

抓到了一个人贩子

昨日上午,关于郫县偷娃娃的人贩子遭暴打的消息,开始在朋友圈热传:“昨天晚上郫县偷娃娃的遭逮到了,县医院门口遭打惨了,以后家里有小孩的注意了,千万别让小孩一个人独自行动!”

消息的下面还配了几张图,图片显示,一名身穿粉红色衬衣的年轻男子,双手被人用皮带反绑住,一名男子站在他后面,反扭住他的双手,另一名壮汉站在他的面前,正挥手扇他耳光。年轻男子额头、鼻孔和嘴角,都有鲜血流出,表情痛苦。

有当时在现场的网友拍下了这段视频:穿红色衬衣的男子被反绑住双手,被人群围在中间,一名穿黑色T恤的男子站在他面前,伸出一根手指,问他“这是几”,还没等对方回答,黑T恤就连扇了对方几个耳光。这时,一名男子过来说:“我是他哥哥,他如果犯罪了,必须按程序来,你不能这样打他。”黑T恤说:“我没打啊。”他转而问周边的人群:“哪个看到我打人了?”周边人群大声说:“没看到。”还有人大声喊:“去喊警察来,他们两个可能是一伙的。”之后,站在粉红色衬衣男子后面的身穿花T恤的男子喊“跪下,给我跪下”,随即用脚猛蹬粉红色衬衣男子的小腿,迫使对方跪下。

有人出来回应:

不是人贩子,是帮娃娃

这条朋友圈消息一经发出,立即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发。家住郫县的冉女士也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并评论说:“该拖出去喂狗”。

然而,仅仅几个小时后,冉女士却得知,在朋友圈里被误认为是人贩子的年轻男子,正是自己朋友的弟弟,32岁的陈青光。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事发现场,试图还原当时情景。据多名目击者称,打人事发地在郫县人民医院外面的书院街上。“当时,大家说这个小伙子是偷娃娃的人贩子,小伙子就跑,跑到附近一个小区边上,最后被大家拖回来了,都认为他是人贩子,好多人打他。”

下午,冉女士、刘女士以及多名曾转发过郫县人贩子被逮住暴打消息的人,又在朋友圈紧急转发消息:“关于朋友圈传出来的偷娃娃事件,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朋友的弟弟回家时遇到一独自哭泣的小孩,小伙子也是做好事没有经验,在送小孩回家时被当成了偷小孩的了……希望大家帮忙澄清。”

当事人陈青光:

出租车司机通过电台喊人,说我是偷娃娃的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华西医院上锦分院胸外科病房内看到了浑身是伤的陈青光。他回忆说,26日晚11时许,他本想到哥哥住的小区去,走到小区附近时看到一个小男孩从铁门旁走了出来,哭得有点厉害。“我看着不忍心,就去问,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陈青光称,男孩跟他说,好像在三道堰,随即他对男孩说“叔叔带你去”。当时他身上只有50多元钱,并不清楚三道堰在哪里,打车需要多少费用。随后,他带着男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说要去三道堰。“开头娃娃在哭,我问他爸妈在哪儿,他说在三道堰。师傅问我,娃娃是不是我的,我说不是我的,是一个朋友的。他又问哪个朋友的,我说我认不到。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说,之前喝了两瓶啤酒,有点醉了吧。”

陈青光说,他的说法遭到的哥的怀疑并开始通过电台喊人,说他是“偷娃娃的”,不久,他看到一下子来了十多个人,于是拉开车门就跑,娃娃还留在车里。他听到师傅喊,快把那个人抓到。

“我吓得跑到哥哥家楼下的小巷子里,躲起来给哥哥打电话,说找他有事情,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人追上来打了。”

陈青光称,被打过程持续了十多二十分钟,“动手打我的有十几个,有几个把我抱着,有几个在我的胸口、背上打,我解释了他们也听不清。”说到这,他抽泣起来。

陈青光的哥哥:

就算怀疑他是人贩子,也应该报警

在陈青光的急诊报告上可以看到,他右侧第9、12肋骨骨折,疑似右侧鼻骨骨折,右肺出现阴影,疑似肺挫伤。目前,需要继续住院观察。

陈青光的哥哥称,弟弟在郫县现代工业港北六路98号一家居企业打工,平时工资都是放在他们这里,26日是想过来拿钱修手机,“那地方离派出所不远,出租车司机要是怀疑了,可以报警,可以去派出所,没把事情搞清楚之前为什么打人呢?”他说,那天凌晨0点多,他接到弟弟的电话后就下楼,发现弟弟正在挨打,嘴里还喊着“不要打,你们误会了,我没有偷小孩”。然后那群人把弟弟按在地上,用脚踩,用拳头打,还把弟弟拉起来,一个一个扇耳光。他马上打了110,并拍下了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他称,他和弟弟被带到派出所,当时弟弟的手还被腰带捆在背后,鼻子还在流血。手解开后,弟弟去了一趟厕所,喝了一口水立即吐了出来。“我不行了。”他捂着肚子出来,疼得在地上打滚。

男孩父亲李先生

到医院看望陈青光并表示感谢

昨日下午6时左右,男孩加加已经是第四次来到陈青光所在病房探望了。凌晨,陈青光刚刚入院没多久,在派出所领到加加并得知这一情况的加加父母,就赶到医院,跪倒在陈青光床头表示感谢,还买了些礼品。

加加父亲李先生说,自己在三道堰上班,26日加加幼儿园下课早,租住在事发地附近小区的干女儿菲菲把他接到了自己房间玩。晚上,她和朋友出门玩。深夜,加加独自把门打开,走了出去。晚上,李先生和妻子回家后得知加加不见了,马上下楼四处找,并报警,警方称和平街派出所有个男孩,他们赶到之后发现正是加加,然后才听说了发生在陈青光身上的事。李先生表示十分痛心,“怎么能随便就动手打人,就算是人贩子,也要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他们这样随意打人,真要不得。”李先生说,他也十分感谢陈青光,“如果没有他在的话,娃娃可能就不见了,内疚的是连累他遭了打。”

警方通报

昨晚,郫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郫县,发布了“关于‘网传郫县人民医院门口有人偷小孩’情况通报”:

2015年6月27日凌晨0时35分许,我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郫县人民医院门口有人偷小孩。”接到报警后我局和平街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到场后发现一头面部有鲜血男子被群众挡获,群众指认其偷小孩。民警随即将陈某某依法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经初步检查,陈某某存在一定程度的外伤,民警立即拨打120将陈某某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经初步调查了解,该小孩名叫李某被家属送至其干姐姐家玩耍,26日23时左右,李某干姐姐在家中接到朋友电话后外出,将李某独自留在位于郫县郫筒镇东大街的家中,李某随后从二楼的家中出门寻找父母,但找不到路于是站在路边哭泣。此时陈某某自称其酒后步行路过该处,见李某独自在路边哭泣便上前询问,在得知其想前往三道堰镇寻找父母这一情况后,陈某某自称想帮助李某前往三道堰寻找父母于是将之抱起欲乘出租车。

上出租车后陈某某自称由于酒后言语不清将目的地说错,加之小孩不停哭闹,这引起了出租车司机的怀疑,怀疑陈某某偷小孩,随后使用对讲机呼叫其余司机帮助抓陈某某。后群众报警。

与此同时李某亲属回家后发现李某不在家,也报了警,经警方确认无误,通知其家属将李某领回家中。

报警才是

正确选择

昨晚,郫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郫县,还在微博中表示:目前,我局已成立由刑侦大队打拐中队牵头,抽调派出所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对重点、疑点问题进行调查。在此,警方提示:监护人切勿将小孩独自留在家中,市民朋友如发现有可疑情况请及时报警。

7月9日,“雅安3岁女童在家附近丢失”的消息出现在了朋友圈并被热传,和之前网上盛传的“小孩走丢”不同,丢失地在雅安,离成都很近,留下的女童父亲李某姓名和电话都是真实的。

网友们开始大量转发,雅安警方当日获知后核实为不实消息。

昨日,四川省公安厅微博称,李某因家庭纠纷而虚构女儿被拐,雅安警方正对事件做进一步调查。

  谣言很“逼真”

孩子父亲坚称孩子被拐

7月9日,朋友圈上又热传“一名3岁雅安女童在家丢失”,帖子称“诸位帮帮忙,我同事的女儿,今年3岁,身高1米左右,于7月9日下午2点左右在雅安市荥经县荥河乡红星村李家社丢失,有知情下落者,请与本人联系。”另一个帖子内容只多了“凡提供有效情报者奖励5万,找回孩子者必有重谢”等。

和之前网上盛传的“小孩走丢”不同,消息的地点就在雅安,离成都很近,留下的女童父亲李某姓名和电话都是真实的,一些人称拨打过去,不但“是雅安的手机号码”,接听人也称事情属实。

由于网友留言“真实消息”“我们公司全转了”等字样,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转发。

7月9日,这条消息被网友转发后,雅安市荥经县公安局获悉,并查明为不实消息。

“雅安市荥经县荥河乡红星村李家社确有其人,我们很快与李某家人取得联系,发现孩子在家中,警方也没有接到过任何有关此事的报警。”荥经县公安局一民警称,这件事情参与转发的网友众多,有省内的,也有省外的,甚至都传到自己家人的朋友圈来了。“当时我看到后,觉得奇怪,丢失了小孩,怎么警方没有接到报警?分析可能是假的后,我立刻叫他们不要乱传。”

昨日,四川省公安厅微博辟谣:李某因家庭纠纷而虚构女儿被拐,雅安警方正对事件做进一步调查。

后果很严重

孩子父亲编谎言或被开除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致电李某同事孙国刚,他已从警方处获知此事是假的,在此之前,他从未想到过这是谣言,也未想到李某会骗自己和公司。

“7月9日,李某请假获批前后,我们向他多次核实过此事,他都说是真的,同事都很信任他,想帮他尽快找回小孩,我们向他要了他女儿的照片,问了他女儿的情况,其他同事便发在了朋友圈里。”孙国刚说,一开始的朋友圈很小范围,也没有悬赏5万元一说,后来不知道谁就加上了“悬赏五万元”。公司原本还想去李某家慰问,但后来他说找到了,又让他们不要去,他们便未前去。

孙国刚称,按照公司的制度,这种行为将会被开除,现在正在往上报。

  警方剖析

他错过很多澄清的机会

昨日20时许,荥经警方介绍,9日晚上,荥经警方已介入调查,目前,此事尚在调查之中。

对于此事,荥经公安局负责此案的民警感慨,李某本有很多次澄清的机会,但他都没有把握住,以致造成此情形。

“向公司请假后,其同事向他要照片时;同事寻找‘丢失女童’微信发出来时;同事追问他进展时;及他告诉同事自己女儿被找到时等。”民警说,即便是记者询问时,他也有多次机会。如果他把握住机会讲出真相,同事们积极辟谣,事件不会发展至此。

向公司请假后,其同事向他要照片时;

同事寻找“丢失女童”微信发出来时;

同事追问他进展时;

他告诉同事自己女儿被找到时;

记者询问时……

他错过了许多讲出真相的机会

17:36 “已经发现可疑车辆”

7月9日17时36分,成都商报记者拨通了帖子中所留电话,一男子接听电话后自称是李唯一父亲李某,其称此事属实,已报警,目前已在雅安市荥经县到天全县的路上发现可疑车辆,“就是一辆那种卖天津大麻花的车辆,因为有人看到过这个车辆,确定孩子在车上。”

18:27 “已经找到女儿”

18时27分,李某在电话中高兴地表示,女儿已经被找到了,是人贩子拐小孩,带走女儿的车辆是安徽牌照的面包车,事发时,母亲在家带女儿,母亲进屋后,这辆车在门口停了几分钟后,小孩就不见了。

话没说完,李某挂断了电话。

18:32 “是警方拦下了面包车”

“我在成都一公司上班,给一个老总开车,有4年驾龄,因邻居看到了车辆的特征,我随后安排20多个亲朋好友分乘8辆车四处拦截,守住出荥经县的高速、国道等路口,就把人看到了。”李某说,“在荥经至天全的路上,亲朋看见了面包车就打报警电话,天全警方赶来,将带着小孩的面包车堵在了路上。”

李某以自己还在从成都赶回去的路上为由称不知天全警方的电话,当成都商报记者提出要李某母亲的电话时,李某以翻看电话本为由,挂断了电话,之后多次拨打均未接。

19:29 “家人不想让此事上新闻”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致电天全县公安局核实,当日该县警方并未接到过类似报警,也无参与堵截人贩子类似情形。

19时29分许,李某称家人不想让此事上新闻。但他仍坚称带走女儿的车辆是在荥天路上被拦截下来的,他称还有几分钟就到家,到家后让母亲回电话过来。在成都商报记者的坚持下,李某发来一个电话号码,电话那头自称是李某姐姐的女子接听了电话,她也拒绝提供李某母亲的电话,称现在母亲在家,娃娃也找到了,这种事情自家处理就好。

而荥经县荥河乡派出所表示,当日未接到小孩走丢的报警。

19:53 “可能是亲友找到孩子的”

19时53分,李某自称还在开车回家路上,对于之前所称10多分钟就能到家,其称路上有点堵。此时,李某依旧坚称此事是真实的,但自己不想让此事上新闻。

得知雅安市荥经县、天全县警方均表示未接到过类似报警和参与追截面包车时,李某“啊”了一声,并表示,有可能是警方帮忙找到的,也有可能是亲朋好友帮忙找到的。“参与寻找的亲朋好友比较多,有说是警方拦下来,有说是亲朋找到的,一下午,我接了很多个电话,分不清真假,到家了才知道。”

  20:02 “弟弟”称其找到孩子,没报警

20时02分,李某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来自己弟弟的电话,并称弟弟就是帮着把女儿找到的当事人。

电话那头,男子自称名叫李杰,是李某的堂弟。其称当日下午2点多正在荥经耍,接到堂哥“娃娃掉了”的电话,10多分钟后,自己和一个村的朋友李帅、孟飞三人驾驶一辆捷达车往天全方向追去,4点多在荥天路上看到一辆安徽牌照的面包车,立即追了过去挡停。“面包车上共两人,驾车的40余岁的男子下车后立即跑掉,后排30岁左右的女子抱着已经睡着了的侄女,自己将侄女夺过来后,女子也挣脱而逃,其间没有言语交流。”这名叫李杰的男子强调,这个女的是卷卷头,找到侄女后,自己想立即将侄女带回,没有追赶和报警。李杰称,目前自己已回成都,没有李帅、孟飞的电话。

20:17

20:19

“不是假的,感谢大家”

20时17分,李某得知李杰并未报警,有点恼怒,称不知情况如何,对于成都商报记者询问为何未到,他有点恼怒地说,自己确实还没有到家,不信发坐标过来。

说完李某即挂断电话。两分钟后,20时19分许,李某态度有所缓和,他在电话中感慨,世界上好心人还是多,大家都在帮着找,这个事情不是假的,感谢大家很重视这个事情。

但对于父母的联系方式,自称还有半小时才能到家的李某称,父母的电话都停机和欠费了。

  20:42 孩子奶奶称孩子没有被拐

再一次通话中,李某承认刚回了一趟家,发现娃娃在亲戚家,自己又开车去亲戚家找小孩了。他仍坚称这个事情属实,但觉得很复杂,因为有人说当时娃娃在亲戚家,还有人说娃娃在衣柜里睡觉。李某承诺,看到小孩后马上回电。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致电荥经县荥河乡红星村支书周光国及李家社组长李发财,两人均表示不知此事,也表示李某并无姐姐。

根据李发财提供李某母亲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拨打过去,李某之母起初称下午自己在家喂鸡,10多分钟没有见到小孩便被抱走,之后其孃孃将孩子抱回。

随后,李某母亲否认娃娃被陌生人带走,此事系李某说假话,因为李某夫妇吵架情绪不好,乱说的。下午是亲戚将小孩抱走玩耍去了,自己也无叫李杰的侄儿。

20:57

21:06

“撒谎是为了请假回家”

得知母亲、村干部已经和成都商报记者通过电话,李某语气急了起来,改口称,“你看我朋友圈是哪个发出来的嘛,说我造谣,这个事情很复杂,我都不知道怎么弄成这样。”

李某否认母亲的说法。他正欲解释时,电话被挂断。

21时06分,李某打来电话称,“上午和妻子吵了架,他们说你们吵架娃娃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就把我吓慌了,半路上又众说纷纭,他们是想喊我回去把吵架的事情解释清楚,一个陌生的人用一个当地的陌生电话打电话喊我回家,我不可能说我娃娃丢了而请假。”

当听到警方可能会介入后,李某表示,吵架后,爱人回家说要和自己离婚,为了跟着回来,又不好对公司说明情况,就对公司说隔壁的娃娃丢了,同事误以为是我的小孩。

那为什么要将女儿的照片给同事?一番追问后,李某开始语无伦次,承认编这个(自己娃娃掉了)谎言是为了请假回家,同事好心,索要照片后就发上了朋友圈。“这事因我而起,但我不晓得这件事情这么大,公司说要资助我,我都不同意,这话绝对真实。”

21:11 请求记者不要将此事告诉公司

当得知成都商报记者想向公司核实时,李某答应给记者当初批准自己请假和发照片的同事的联系方式,但他希望此事不要让公司知道了,否则公司对自己印象不好。

几分钟后,21时11分,李某就打电话来了解公司如何答复此事的,得知没有收到其同事联系方式时,他马上发来了其同事的电话。

“这是个很小的事情,搞得乱七八糟,我没有弄复杂,他们发朋友圈把事情整复杂了。”李某说。

21:28 “你不会喊派出所来找我吧?”

就在成都商报记者与李某同事孙国刚核实时,李某多次打来电话。21时28分,电话接通后,李某关切地问道:公司领导是怎么说的?

了解到公司尚不知情后,李某语气轻松了许多:“这是个小事,很不好意思,你不会喊派出所来找我吧?”

对于成都商报记者想和其妻子对话的请求,李某爽快地将电话给了妻子毛景鸿,毛景鸿证实是因为吵架欲和李某离婚,照片上的女童也是自己的女儿。“我今天早上和他吵了架,就回来起诉和他离婚,在荥经办完事后,朋友们给我打电话说女儿走丢了,我都吓了一跳,马上打电话和女儿通话后,不断地给他们解释这是假的。”

21:36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李某毫无保留,全盘托出,承认自己不是在给老板开车,而是公司的一名泊车员。

对于为何会撒此谎,李某说,自己想请假,但这段时间公司生意好,人员不够,调整不过来,一般的假不会批准。在回家路上,公司的人也给李某打过多次电话,李某只能继续圆谎。他说,我没有想牵扯到记者,没有喊他们发朋友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发朋友圈,好心人还是多。“我不想编这个谎言,我也不想把这个谎言继续编下去了。”李某说,李杰说的那些话也是自己教他的,“这个事情闹到现在这个程度我真的不好意思。”

本文由亚洲城yzc888发布于yzc88亚州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照要闻,四川一男子为请假谎称女儿被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