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恍如那盆景同样死了,生下外孙子呈生殖器疱

费小华(化名)的女儿3月21日迎来新生满月,就在女儿满月的前一天,费小华在四川省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宜宾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及宜宾市疾控中心奔走,他的目的仅有一个——为女儿染上先天性梅毒、HIV待确诊讨个说法。

女子产检出梅毒医生未告知 生下儿子呈梅毒阳性

费小华女儿之所以染上先天性梅毒和疑似HIV,是源于妻子姜梅(化名)被确诊患有梅毒和HIV抗体呈阳性。

来源:日照日报 发布时间:2015-06-27 14:07:24

孩子一出生,验血却发现梅毒阳性。母亲翻去年产检结果,才发现当时已带病毒,但医生未提醒,且病历上没显示。新生了儿子本是喜事,可是现在家里人关系愈渐冷漠。医院称,还不能确认孩子是否得梅毒,事情在调查中。

喜得儿子却查出梅毒阳性

在广州待了10年的四川女子王梦,一直做美甲工作。2013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桂林的张天,两人一拍即合,2个月后就同居生活,在番禺租房子住。

两人婚检各项指标都正常,5月份,两人正式领证结婚。1个月后,王梦怀孕,小夫妻沉浸在幸福中。

王梦原有疾病,治好后,又顺利怀上宝贝,为了孩子,她想“把最好的给他”。

去年12月15日,怀孕26周,王梦到广州市某三甲医院做产检。检验报告单上显示,“梅毒螺旋体特异抗体测定为阳性”。然而,王梦说,当时接诊的医生并没有对她说她患了梅毒,《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围产保健病历》上产检常规结果上,梅毒一项也没有显示异常。

今年1月,王梦以为产检结果没事,为了父母能陪着安胎,回到了父母居住的云南老家。2月27日,王梦的孩子乐乐在当地医院出生了,父亲张天也赶来云南,看自己的宝贝儿子。

孩子生下来第二天,做了血液检查。事后,医院的医生把陪着王梦的姐姐叫去了办公室。“孩子血液检查显示梅毒阳性”,姐姐听了之后又生气又难受。“你怎么回事?自己得病了,怎么还传染孩子了!”王梦顿时眼前一黑,“想死的心都有了”。姐姐质问,“你是不是没找正规的医院!”王梦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了孩子,我特地挑了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这不可能!”

医生向王梦拿了她怀孕以来所有的病历、检查结果等。翻到之前的检验报告单时,他指着梅毒阳性那项,王梦说,她这才注意到。

丈夫几乎不再回家或离婚

乐乐出生后,因皮肤巩膜黄染住院。张天给孩子办住院的时候,王梦知道孩子得病的事情。丈夫回到病房时,她不得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丈夫张天,张天听到后脸顿时拉长了,一言不发。王梦发现自己染病后,让张天和自己的前男友都做下检查,结果他们都没事。从这开始,张天对王梦的态度日渐冷漠。

孩子住院后经诊断,疾病证明书显示,隐性梅毒等。之后王梦也在当地医院接受了检查,结果没有改变。但她说孕后并没有任何性生活,可能是自己下体湿疹,导致容易感染梅毒病毒。

4月底,张天和王梦打算把孩子带去张天的老家广西,给家里亲戚看看。为了给孩子“冲冲喜”,他们在张天老家摆了13桌宴请亲朋。酒席上,两夫妻抱着乐乐对着亲朋挤出笑容,但一结束,两人又恢复冷淡。6月初,他们一家三口回到广州。

张天做园林工程,虽然工地就在番禺,但一个礼拜几乎都回不了一次。“他一般都是回来拿衣服,收拾好了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王梦想和他说话都说不出口。

王梦回到广州,都不敢说给朋友听,担心他们要看孩子。“不敢对朋友说,自己带病毒,也不敢跟他们去玩。”王梦更不敢把孩子带出去。

孩子现在和王梦睡一张床,当初看中的婴儿床还在淘宝购物车里,“都没心情买了”。结婚后怀孕早,本来打算好的婚礼、婚纱照、喜酒,都没怎么办,“这下感觉更不可能,恐怕要离婚了”。

“一看到他就好开心,但一想到这事又觉得伤心。”王梦说,自己得病了不要紧,但传染给儿子,“觉得很对不起他,以后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专家说法

目前不能确诊孩子梅毒但产检时必须介入

该医院主任医师、一名接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指出,目前孩子感染与否仍不能确认。因为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母亲的梅毒抗体可能通过脐带血留在孩子体内。孩子做血液检查,梅毒抗体阳性的结果可能是妈妈的抗体。目前国内对梅毒检验是通过抽血深化试验,孩子6个月以后,血液稳定下来,结果才会比较准确。对3个月内的孩子做梅毒检测,结果比较牵强。

至于梅毒传播方式,该专家表示通过外界传播的途径确实存在,但不太可能。下体湿疹可能是二期梅毒发病时皮肤的症状。目前梅毒在性病占有率排第一,发病情况上升最高。

但该专家提到,如果母亲产检时检验出梅毒这种性病,医院必须对其做垂直传播阻断治疗。虽然不能百分之百杜绝梅毒、预防梅毒,但能将垂直传播的几率从30%降到3%。如果该医院没条件做治疗的,需要转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对于此事,医院方表示,目前事情在调查当中。至于当时医生是否确实没有提醒病人,且没对此做治疗,由于该名主治医生在外地,需要进一步了解。

“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费说,医院出具的血液检验单显示,早在2016年7月6日,妻子怀孕几周后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抽血建卡时,就已被诊断出患有梅毒、HIV待确诊,但血液检验报告单家属却一直没收到,直到妻子临产入院后医生才发现血液检验单缺失。

费小华认为更离谱的是,医生在为姜梅做剖腹产术前从系统中调出其缺失的检验单后,并未告知家属其血液问题,直到婴儿2月21日产下后,医生才告知姜梅有血液问题,2月22日姜梅的血液样本被院方送往宜宾市疾控中心检验,2月24日,其HIV抗体被确诊为阳性。

去年7月,姜梅就被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检查出患有梅毒、艾滋待诊。

2月24日出具《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之前,姜梅的血液肯定没有被送到疾控中心,因为疾控中心不会对同一个人出具两次《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

宜宾市卫计委医政医管科副科长刘刚说,他们已接到费小华的投诉,目前也在等医院的调查情况,如果确实发现了违反医疗规范的操作,不管是对机构还是个人,该处理就要处理,如果对造成这个伤害有关联原因,该赔偿就赔偿。

医院出具的资料显示,姜梅和费小华的新生女儿艾滋感染待确定。

HIV待确诊女婴

望着新房客厅里已开始枯萎的盆景,费小华压着怒气说,“这个家,就好像这盆景一样死了”。

费小华生于1986年,小学文化,很早就外出到广东、浙江一带打工。2016年年初,其表姐将认识多年的朋友姜梅介绍给他作为相亲对象。

1987年出生的姜梅在宜宾市区工作,身在浙江的费小华通过微信和姜梅交往几个月后,他让姜梅辞去宜宾工作到浙江与其生活。

2016年5月底,姜梅赶到浙江与费小华同居,次月姜梅便怀孕在身。

得知女友怀孕后,费小华在欣喜的同时也特别担心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浙江邻居家的小孩因孕检没做好,4岁多了还不会走路,于是费小华在6月底就将姜梅送回宜宾老家,并让姜梅在家做全职待产女友。

2016年6月29日起,回家后的姜梅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挂号建卡进行产前检查,并做了艾滋病、梅毒和乙肝等项目检查。费小华说,检查后医院提供给姜梅的检查材料都显示正常,他们俩就开始准备新房等待孩子降生。

为了让孩子生下来不至于成为黑户,2016年12月1日,费小华和姜梅在民政局登记结婚。

建卡后,她每个月都要去妇幼保健院检查,其间的检查结果正常。

一切看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2017年2月20日,临产的姜梅住进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她选择剖腹产让女儿降生。费小华说,2月20日住进医院后,医生抽过一次姜梅的血,家人以为是正常程序,也没多问,医生也未告诉产妇及家人抽血是为了什么。

2月21日下午,抽血的医生在姜梅生产后告诉她,2月20日抽的血存在问题,被查出有梅毒、HIV待诊。

听完医生的话,姜梅顿感天塌下来,她只能痛哭。待医生走后,费小华走进病房发现妻子泣而不语,经多番安慰后,姜梅才将医生的话转述给他。

“我当时只希望这是医生搞错了。”在安抚好妻子后,费小华找到医生,希望他们能认真仔细再核查下,并询问女儿染病的几率多大。当医生告诉他“婴儿是从母体里生出,肯定有感染”后,费小华只能祈祷妻子的检查结果有误。

但现实是残酷的,2月22日下午,费小华的女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梅毒、HIV待诊。

本文由亚洲城yzc888发布于yzc88亚州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恍如那盆景同样死了,生下外孙子呈生殖器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