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年降落公司杠杆率专门的学业要点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的通知,从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快推动“僵尸企业”债务处置、协调推动兼并重组等其他降杠杆措施、完善降杠杆配套政策、做好降杠杆工作的组织协调和服务监督等6方面提出27条工作要点,部署加快推进降低企业杠杆率各项工作,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

日前,国家发改委、央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联合下发了《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从“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僵尸企业’债务处置”等多个方面对去杠杆工作做出部署。对此,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推动企业降低杠杆率方面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不仅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而且有助于资金向实体经济最需要的地方流动,呵护实体经济发展迈向更高质量。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宏观杠杆率高企是现阶段中国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我国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明显高于新兴经济体的杠杆率水平。更值得高度重视的是,杠杆率在不同部门之间以及各部门内部体现出明显的结构性特点,杠杆率最高的部门是企业部门,而企业债务的三分之二以上聚集在国企。因此,结构性去杠杆,主要是企业部门去杠杆;在企业部门中,主要是实现国企去杠杆。

在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的过程中,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是十分重要的抓手。五部委下发的《要点》,无疑是最新的行动指引。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提出,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通过推进兼并重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强化自我约束、盘活存量资产、优化债务结构、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依法破产、发展股权融资,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

在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方面,《要点》提出建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区分不同行业、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根据风险大小程度分别列出重点关注和重点监管企业名单,并明确其降低资产负债率的目标和时限。同时,支持国有企业通过增加资本积累、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多渠道筹集资本、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

陈彦斌表示,判断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近两年来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要结合不同指标。特别是对于国企,如果按照国企债务/国企资产,情况确实有所好转。但如果按照国企债务/GDP或者国企债务/国企营业收入,那么情况是有所恶化的。之所以出现这样一种背离的情况,是由于资产价格上升以及国企存在较为严重的“明股实债”问题,国企本身的债务压力仍是在攀升的。因此,不能因为债务/资产测算的国企杠杆率下降,就认为国企高杠杆问题已经明显缓解,当前国企债务风险依然较为严重。

在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方面,《要点》给出了“壮大实施机构队伍增强业务能力”“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引导社会资金投向降杠杆领域”“提高转股资产流动性,拓宽退出渠道”“推动市场化债转股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有机结合”“加强转股股东权益保障”等诸多举措。

“总体而言,国企去杠杆可以采取几种途径。一是加速清理僵尸企业,加大兼并重组力度;二是稳步推进国企债转股;三是加强对国企举债行为的管控和约束。”陈彦斌表示,以往由于国企面临预算软约束和刚性兑付,因此在借债时通常不会过多地考虑杠杆率或资产负债率的高低。加强对国企资产负债的管控和约束,不仅可以限制增量债务的产生,而且可以敦促国企加速化解存量债务,从而加快国企去杠杆的进程。

“2016年以来,中国民企和国企杠杆率总体有所下降,去杠杆取得一定成效,对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起到了帮助作用。不过,当前仍然存在民企负债成本上升、国企杠杆率依然较高等问题。《要点》中的27条举措,就是审时度势之后给出的新对策。”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吴文锋教授对本报记者说。

对于这一点,工作要点明确提出,在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方面,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作用。区分不同行业、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科学评估超出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企业的债务风险状况,根据风险大小程度分别列出重点关注和重点监管企业名单,并明确其降低资产负债率的目标和时限。同时,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负债的约束,完善国有企业资本管理机制,健全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完善大型企业债务风险联合处置机制。

“我们建立了以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为核心的一整套制度,确保‘僵尸企业’和应退出企业无法通过债转股续命。也就是说,由市场来判断选择谁是有前景的企业、谁是僵尸企业,如果选错了就接受市场的惩罚,债转股实施机构和投资人必须承担损失,政府不予兜底。”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近日在介绍去杠杆相关工作时说。

工作要点还提出,引导社会资金投向降杠杆领域。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积极为市场化债转股获取稳定的中长期低成本资金提供支持。对此,陈彦斌认为,因为我国的高杠杆率是结构性的,这意味着要慎重使用传统的货币政策等总量性宏观政策来去杠杆。在“强监管”的同时,采用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有助于为去杠杆提供更加稳定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对中长期去杠杆效果也会更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6%,同比降低0.4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9.6%,同比降低1.2个百分点,国有企业去杠杆成效更为明显。

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亦显示,5月末,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下降2.1%,低效融资需求受到明显遏制;房地产贷款增速同比下降4.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增速下降13.7个百分点。

“不考虑经济承受能力一味去杠杆,是不对的;不顾长期的高质量发展,不出台去杠杆的实质性改革举措,也是不行的。”陈彦斌认为,杠杆率高是目前我国经济运行中的一大隐患,如果任由杠杆率不断攀升,高质量发展和更长远的经济发展目标难以实现,去杠杆的大方向必须坚持。在此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实体经济和社会的承受能力,做好去杠杆和稳增长之间的政策平衡,兼顾短期经济稳定和长期高质量发展。因此,宏观调控必须做好相机调控,加强各项政策之间的协调和配合。

专家指出,去杠杆之所以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在于以往不少领域粗放发展的企业过度举债、过度扩张。在经济转型时期,这些杠杆及其背后的要素错配格局,不仅成为举债企业的负担,也影响金融资源向实体经济急需之处转移。

“需要看到,债务风险往往是债务负担和企业盈利能力不匹配这一结构性矛盾的体现。在实际操作中,往往越是好企业越积极主动控制杠杆率,经营不善者去杠杆动力反而不足,这种情况是需要打破的。”吴文锋说。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提出“稳金融”。多位专家表示,作为防风险、稳金融的重要方面,去杠杆的基调目前不会有大的改变,将继续稳步推进。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过高的杠杆率可能引发市场泡沫破裂,甚至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只有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才能倒逼金融资源从低效率的产业和企业中退出,中国经济才能真正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打赢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不过,当前去杠杆是结构性去杠杆,在稳步推进的同时也更加强调有重点、有针对性地精准施策。

“去杠杆的目的在于化解风险、纠正错配、提高质量。目前来看,国有企业将成为下一阶段去杠杆工作的主阵地。”吴文锋说,国企去杠杆表面上看是金融问题,但实际上国企去杠杆效果取决于国企改革相关措施能否跟上以及国企自身能否实现健康发展。未来去杠杆工作还需要进一步突出市场化和法制化的特色。

去杠杆不搞“一刀切”,关键在于平衡好改革与发展的关系。严鹏程强调,当前我国财政赤字率、政府负债率较低,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较高,企业负债率趋于下降,宏观调控有足够的空间和政策工具可用。下半年,有关部门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战略定力,增强宏观经济政策的灵活性,加强政策之间的协调联动,确保稳住宏观经济基本面。

本文由亚洲城yzc888发布于yzc88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二〇一八年降落公司杠杆率专门的学业要点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