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总则,中国民法学研商会常务副社长孙宪忠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民法总则将于10月1日起施行。民法总则诞生,拉开了中国民法典时代的序幕。民法总则规定的基本原则,将成为包括民法典在内的中国民事立法的精神引领。

从一审的“毛坯”到三审之后的“精品”,《民法总则》四审稿3月8日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民法总则》,是民法典的总编,是民事法律体系中的“小宪法”,是民法典各分则编纂的依据。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孙宪忠日前接受记者采访,对民法总则的基本原则进行详细阐释。

作为民法典的开篇之作,《民法总则》与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小到老百姓邻里纠纷、婚姻家庭、生产经营,大到国家所有制、土地制度,都可以在民法中找到依据。

规范民事行为 回应时代关切

亮点与创新被聚焦在镁光灯下,民生情怀在《民法总则》中得以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具体条款中也都有体现。她与你与我与他与每一个人都有关,每个共和国公民都能从中体验到温情与温暖。

问:为何要在民法总则中写入基本原则?有何重要意义?

《民法总则》:百姓权利保护定盘星

孙宪忠:民法总则在第一章中规定的基本原则,包括平等原则、自愿原则、公平原则、诚信原则、合法原则、绿色原则。法律中的基本原则,指的是能够体现立法的指导思想、并且对全部法律制度发挥统率和指导作用的最基本规则。

孩子几岁能签合同?胎儿能继承遗产吗?见义勇为造成伤害怎么办?村委会是什么民事身份?作为民法典的开篇之作,《民法总则》涉及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老百姓邻里纠纷、婚姻家庭、生产经营,大到国家所有制、土地制度,都可以在民法中找到依据。《民法总则》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性规则,起着“龙头”的引领统摄作用,因此它的制定对我们每个人的权利义务至关重要。

编纂民法典的目的是为了规范民事活动,从而在涉及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贯彻推进引导社会进步的法治思想。确立民法基本原则,是为各种规范民事活动的法律法规提出具有指导思想性质的基本要求。

3月8日下午,全国人大全体会议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关于《民法总则》的四审稿。业内专家指出,《民法总则》处处彰显了民生情怀,鲜明体现出以人为本的理念,彰显法律文明的时代特征,让每个公民都能从中体验到温情、感受到温暖。

民事主体开展的民事活动范围极其广泛,自然人的一生所进行的各种人身性质和财产性质的活动都是民事活动;而一般法人从其发起成立到终止清算,其对外对内的各种活动也是民事活动;即使是特殊法人,其成立到终止的各种活动中,也会发生很多民事活动……

因何出台

在这些民事活动中,当事人都有各自的目的和利益,这些应该得到法律的承认和保护。但是,当事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时候,也应该考虑并尊重对方当事人的正当追求,也必须考虑和尊重社会公认的价值和公共利益的要求。

制定《民法总则》,是编纂民法典的第一步。现行的《民法通则》于1986年制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宪忠说,《民法通则》曾发挥了巨大作用,以《民法通则》对“平等主体”的规定为例,计划经济的概念中,一个公有制企业在采购、生产、销售各个环节都是在执行国家计划,根本没有“平等主体”一说,《民法通则》顶住很大压力写入了“平等主体”,使不管是公有制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能够在市场经济中有平等的地位,这才有了今后我国经济30多年的蓬勃发展。

正因如此,民法才规定了基本原则,对民事主体进行民事活动提出了最基本的要求。

然而,《民法通则》是适应当时计划经济体制而产生的法律,已经不能适应当今中国的发展。比如,《民法通则》中规定“土地不得买卖、出租、抵押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显然已脱离了当今社会现实,但此条文至今仍在。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全面确立和人民权利意识的提高,随着当代社会信息化、电子化的全面运行,社会民事活动的范围日益扩展。立法必须为这些民事活动建立一定之规,以促进和保障我国各项事业和谐稳定发展。因此,这一次民法总则不但写入了基本原则,而且其内容比此前制定的民法通则有更加实质的改进。

目前作为民法重要组成部分的《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已先后公布,但由于各法制定于不同时代,缺乏民法典的顶层设计,规则间不乏重叠和冲突。比如,现行《民法通则》中对“单位”的强调,已不符合现代法人制度的要求。同时,一些制度也随着实践的发展逐步暴露其弊端。《民法通则》的许多规定和民法作为市场经济体制基本法的地位极不适应,也和我国当前的民法学术发展水平很不适应。因此,我国亟须迅速开启民法体系化的整理工作,补充立法漏洞,消弭立法矛盾,使现行民法制度成为思想先进、制度齐全、规则和谐的法律体系。

弘扬传统美德 倡导公序良俗

31年来,《民法通则》中越来越多的规定,被《公司法》《企业法》等法律替代。孙宪忠曾专门到法院做过调查,目前《民法通则》的156个条文,只有10个左右在发挥作用,《民法通则》已经几乎被“掏空”,其作为一个基础性的、统率性法律的地位已不复存在,编纂民法典才再次被提上日程。

问:如何准确理解这些基本原则?这些原则如何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民生周刊》记者通过梳理发现,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1998年四次启动民法典的制定工作,但均因条件不成熟而被搁置。2013年,孙宪忠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他提交的关于编纂民法典的议案,从最初建议“修订《民法通则》为《民法总则》、整合民法立法体系为民法典”,到“关于中国民法典中《民法总则》的编制体例”,再到“《民法总则》应该规定客体一章及该章编制方案”,关于编纂民法典的议案范围越来越细。立法过程中,他的议案得到重视,加快了民法典的编纂进程。去年,他作为民法典起草组核心成员,还受邀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讲专题讲座上,为委员长、副委员长等主讲了中国民法典编纂中的几个问题。

孙宪忠:民法总则的基本原则很好地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些基本原则虽然看起来有些抽象,但如果从其所针对的事项入手,就很容易理解其含义。

“民法对人民生活干预的深度和广度,是其他法律所不能替代的。”孙宪忠说,民法典这么重要,我们过去曾有立法的工作,但是没有成功。民法典编纂并不是凭空而起 ,是在现有法律基础上考虑法律编纂的。但是,孙宪忠也澄清法律编纂并非对现有法律的汇编,编纂要对现有法律体系整合,编纂过程中要弥补漏洞、消除法律矛盾、废止过时的法律,并制定新的规则。

所谓平等原则,是对民事活动参加者的身份要求。按照这个原则,凡是民事活动的参加者,也就是民事主体,其地位一律平等,不可以有性别、受教育程度、居住地域、肤色、民族种族的差别,不能因其行政级别或者官员身份而受到法律的特别待遇。

3月8日下午,《民法总则》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议。这一刻,孙宪忠等待了4年,他曾连续4年提交编纂民法典的议案。

所谓自愿原则,是对民事活动参加者内心意愿的尊重,要求当事人之间通过合同等行为设立、变更或者处分一项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时候,既要充分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也能够尊重对方当事人的意愿。任何人都不受强迫,而且也不能强迫别人。

亮点突出

所谓公平原则,是对民事活动结果的要求。正如法律条文所言,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该“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打开《民法总则》,不难发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作为统领全部民事立法的基本原则而存在。

所谓诚信原则,是对当事人之间订立的各种协议以及做出的各种承诺提出要求。我国已经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因为市场交换行为要依靠协议来进行,同时民间也要订立各种协议,因此“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的规定对于保障市场体制良好运行、保障民事权利实现至关重要。

比如,“自由”。在现实生活中,当事人可以自由决定是否与他人进行买卖活动,自由决定是否要终止合同,自由选择处理纠纷的方式,这在《民法总则》基本原则第四条中有明确说明。

所谓合法原则,是对民事主体的个人利益和以法律所代表的社会公共利益之间关系的要求。立法要求当事人行为必须合法,必须遵守公序良俗,就是指当事人的行为必须符合公共利益的要求,不得以私利而损公益。

再如,“诚信”。当下社会失信问题备受关注,在行政层面政府推出多部门的联合惩戒制度。而民法中的诚信原则确立当事人以善意方式行使权利、履行义务的行为规则,是当事人进行民事活动时必须依循的道德规范。此外,民法还要遵循禁止权利滥用原则,该原则要求一切民事权利的行使,不能超过其正当界限,一旦超过,即构成滥用。这个正当界限,就是诚实信用原则。

所谓绿色原则,指的是对民事行为与环境保护、生态保护之间关系的要求。目前,我国环境、能源、生态领域面临的压力很大,因此保护环境生态、节约能源应该成为当事人从事民事活动必须遵守的原则。

还有,“公平”。公平原则在民法原则中有着提纲挈领的作用,它要求以社会正义、公平的观念来处理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在《民法总则》有讲到“不当得利”制度,就是公平原则的体现。所谓“不当得利”,就是指没有合法根据,或事后丧失了合法根据而获取的利益,但却因此导致他人遭受损失,应负承担返还的义务。比如售货时多收货款、拾得遗失物据为己有等,这都体现了对各方利益的平衡。

未来编纂民法典分编时,更要全面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过立法来弘扬传统美德,强化规则意识,增强道德约束,倡导契约精神。例如,可以将合同必须遵守的契约精神体现在合同编的各个章节中,将我国传统文化中“孝”的精神体现在婚姻家庭编中。

除基本原则以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具体条款中也都有体现。《民法总则》明确规定胎儿有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权利,对于保护胎儿的财产权益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的年龄从十周岁下调至八周岁,更好地尊重了这一部分未成年人的自主意识,有利于保护其合法权益。

发挥统帅作用 实现精神引领

在监护对象范围上,《民法总则》增加了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加强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明确了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和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强调了家庭责任,弘扬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增加有关组织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适应了我国现在的一些社会组织发展迅速,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需要。

问:如何更好地发挥这些基本原则的统领作用?

在民事责任方面,针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特别增加了“修复生态环境”这种新的责任承担方式,而不像过去只靠赔偿了事。诉讼时效由2年延长至3年,更好地适应了市场经济形势下社会生活发生深刻变化、交易方式与类型不断创新、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更趋复杂的特点。

孙宪忠:民法基本原则的规定,不仅是为了规范当事人自身行为,更是为了规范民事活动的立法、行政执法、法院及其他机构的司法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民法总则》在扩大民事主体范围的同时,还巩固和确立了一些有中国特色的民事主体。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城镇、农村的合作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等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目前法律中除了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外,其他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都还没有法人地位,所以《民法总则》专门做了规定,解决了它们的法人地位问题。此外,农村承包经营户也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民事主体。农村的承包经营户涉及中国大概2.3亿农户的利益,所以此次《民法总则》同样继续延续并进一步巩固了他们的民事主体地位。

在立法层面,民法总则中规定的这些基本原则不仅对总则中的全部法律制度发挥统领作用,而且对整个民法典中的法律制度发挥统领作用,甚至还要对包括商事法、知识产权法、社会性立法和很多涉及民事权利的法律发挥统领作用。

《民法总则》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应当确保依法取得的个人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个人信息。这在业界被看做是《民法总则》的突破性看点,尽管已有多项法律在前,但“个人信息到底是谁的东西,仍是不明确的”。《民法总则》最大的特点就是明确了个人信息的归属关系,强调信息也是个人所有的财产,个人对其具备支配地位,也对保护自己的信息有了相关权利。《民法总则》中对于个人信息保护是我国民法第一次规定。传统的民法没有单独承认个人信息保护,只承认隐私权。

这些基本原则对于各种下位法的制定应当发挥指导甚至是制约的作用。例如,在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地方立法机构制定的地方法规涉及民事活动规范的时候,都应注意遵守这些原则。可以说,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为规范民事活动制定的其他法律,其效力次于像民法典这样的法律的时候,同样也要遵守这些基本原则,使得下位法符合上位法的要求。

对于《民法总则》亮点的解读,孙宪忠认为细枝末节的问题对民生的意义重大,因为《民法总则》是实行民法典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从国家立法本身讲,这是我们国家治国理政和法制建设的基础性的法律。

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当然也要遵守这些原则。而在人民法院和裁判机构分析和裁判民事案件的时候,这些基本原则的作用更直接,也更显着。这些基本原则虽然有的不一定能直接用来裁判案件,但它们都可用于从宏观上指导案件的分析和裁判,自愿原则等甚至可直接用来分析和裁判案件。

图片 1

总而言之,这些基本原则不仅要在民法制度中发挥作用,而且还要对商事法、社会立法,甚至一些行政法发挥作用;它们也不仅要在立法领域发挥作用,还要在行政执法、司法层面发挥作用。只有从这个角度认识民法总则的基本原则,才能够准确理解和把握立法本意,充分发挥立法功能。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会表决通过《民大总则》。

意义重大

“《民法总则》是民事权利的宣言书,处处彰显了民生情怀。”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东营市委书记申长友说,在关于人格权保护、见义勇为责任划分、胎儿利益保护、网络虚拟财产权保护、老年人监护制度等方面内容,都鲜明体现出以人为本的理念,彰显法律文明的时代特征,让每个公民都能从中体验到温情、感受到温暖。

如果说民法典、《民法总则》能给老百姓带来什么改变,那回答应该说是方方面面。首先民法典、《民法总则》告诉我们有哪些权利,以前很多人有事都是找政府、找市长,想让政府给他解决什么问题。而现在民法典、《民法总则》告诉大家,你要解决这个问题答案就在你自己身上,你要发挥自己的主观创造性,国家不像以前那样限制你的创造性,相反它鼓励你、承认你,还保护你的主观创造性,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一种平等创造的机会和能力。“民法典、《民法总则》就是给我们这个社会的转型创造了一个新的条件。” 孙宪忠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孙宪忠曾在多个场合讲过同一个故事:拿破仑一生当皇帝、打过无数胜仗,但他做的真正有意义的事就是颁布了民法典。他借此来强调民法典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应该说,现在编纂民法典的步骤、方法跟我的建议是基本一致的。”孙宪忠说,民法的作用在于通过一个一个法律规范,规范每个人行为,使整个社会从本质上改进。随着《民法总则》提请全国人代会审议,民法典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孙宪忠却丝毫没有轻松感。“大体框架已经确定,但一些细节还需要斟酌。”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民法典编纂工作“两步走”思路:第一步编制《民法总则》,第二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目前,孙宪忠已开始为下一步做准备了。孙宪忠说,第二步任务同样艰巨,《民法总则》通过后就要着手对《物权法》《合同法》《婚姻家庭法》等进行修订。

按照规划,2020年左右就要完成民法典编纂。民法典编纂工作是否可以如期完成?“希望2020年左右民法典可以做出来,但保证立法质量比立法速度更重要。”孙宪忠说,尽管现行的法律有缺陷,但还是发挥了作用,我们现在不是处于无法可依的时候。因此,必须先要确保立法质量,然后再考虑立法速度。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康为民认为,《民法总则》的制定意义重大,首先,有助于更好地完善立法,形成科学完善的民事法律体系。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原有的民事立法主要是通过单行法的形式来推动,法律的体系性不够,容易出现立法漏洞和立法冲突。制定《民法总则》,在推进民事法律体系的统一上迈出了重要一步,对完善我国法律体系,提高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其次,有助于更好地指导司法,提高司法裁判水平。《民法总则》的出台,将有助于形成民法独有的规则体系和概念术语,实现裁判规则的体系化和科学化,能更好地指导广大法官公正裁判,提高法官的裁判水平和司法能力。

另外,有助于更好地维护民事权利。《民法总则》高度重视权利保护,突出权利保护的地位和作用,更广泛、更全面地规定了民事权利,可以说是我国公民民事权利立法之集大成者,必将更有效地保护公民和各类民事主体的民事权益。

本文由亚洲城yzc888发布于yzc88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法总则,中国民法学研商会常务副社长孙宪忠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